maomu

wb@MaoMu_via
💖用于储存产出。动态关注请移步WB💖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6

十八万线不负责任写手来更新了🌚🌚

这次拖太久啦,连我家宝宝都来催更了哈哈哈哈哈宝宝想看老萨说相声,我要加油写满足她,依旧是给@白加得百 的睡前故事

一切关于狼人和吸血鬼的习性都是瞎编!!!
认真跑两篇剧情 祝大家食用愉快
————————————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6

到达古巴的杰克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巴博萨的帮助,成为了一个小片区的负责人。
对于杰克而言,似乎离开萨拉查并没有使他的生活有多大改变。他又回到了遇到萨拉查前的生活,放荡,毫无拘束地,就像他想要的自由那样。烟,酒,金钱,习惯起这些对杰克而言很容易,就像他本身就属于这些一样。

容易得像……
与萨拉查认识的那两个月才是一场梦。

在物欲的包围下,时间会过得很快很快。半狼人来到古巴一个月了,三十天来,连给他提供帮助的巴博萨都还不知道他所谓的“烙印了人类”到底是什么情况。

向巴博萨和杰克逼来的是,月圆夜。

巴博萨和杰克躲在一艘巴博萨的货船上。月光洒向两人,伴着怪异的骨骼拉扯声,巴博萨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变成了狼,而杰克仅仅多了条尾巴,脑袋上冒出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巴博萨向着月亮嚎了一声,正准备嚎第二声,被杰克一个酒瓶打中下巴:“嘘!”巴博萨悻悻地呲了呲牙,扫着尾巴在杰克身边打转,喉咙里发出低鸣。
“哦,你想知道怎么回事…当然…当然…你收容我,你应该知道……”杰克抱着朗姆酒瓶晕晕乎乎地说。他的耳朵耷耸的方向显示了他心情并不太好。

巴博萨的眼神烧得杰克心里难受,他转过身,趴在栏杆上:“一夜情而已。”

……?

“不知道为什么就烙印了,可能爽过头了。”

…你以前也有一夜情。

“我说了不知道。可能他比较特别。对了,他叫我麻雀,哈哈。”杰克低下头看着海水涨起拍打船舷。

你知道烙印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显然,巴博萨很怀疑杰克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烙印。

“不就是他死了,我也得死吗。你看,我来找你享受生活了啊。”
……这只是一部分。

“什么?”
这只是一部分。

巴博萨坐在杰克脚边,狠狠地盯着他。

从你烙印他的时候开始,他就不再因地心引力而束缚在这个星球上,因你。而你也一样。

杰克像被人掐住喉咙一般,只发出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



萨拉查离开了那个城市。
那个让人难以放手的地方。他回到了西班牙,他接受长亲初拥的地方。
这里是他长亲的领地,他可以敛财,可以杀人,可以吸血。

“萨拉查,你回来了。”
长亲消瘦的身形从黑暗中渐渐显现,苍白的脸,过长的指甲,微微露出的尖牙,显示着他吸血鬼的身份。
萨拉查没有出声,默默地点头。

长亲招了招手,示意萨拉查靠近。年轻的吸血鬼低着头上前。

“萨拉查,你身边有狼人?”长亲的眼睛瞪得老大,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颊,现在显得更加惊悚。

萨拉查猛地抬头,他不说话。他有些震惊,但他迅速就明白了缘由,更加不能说话。

长亲一只手掐住萨拉查的脖子,窒息感涌上胸口。“狼人,不是吸血鬼应该交往的种族。”萨拉查皱着眉,问为什么。

“低贱。”

长亲的回答只有一个词。

啪——

萨拉查打开脖子上的手。“那是长老的事,我这种二十代不管。”

他低贱吗?
那个机灵活跃的身影突然闪进萨拉查的脑海。

那只麻雀。

让人哭笑不得的小孩,竟然是狼人。

萨拉查对狼人没有什么偏见,他成为吸血鬼时早就不是十几代时那么严重的种族分化时期了。

只不过,想到那个人是狼人,萨拉查心中依然是哭笑不得。就这样骗了自己逃跑,不知道是第几次企图溜走。而这次成功了。萨拉查甚至不明白杰克在逃避什么,他不止一次表达过自己愿意给杰克一切想要的,可是,这也无法抹杀杰克脑子里离开的计划。

吸血鬼是极其专情的种族,可是吸血鬼也是薄情的种族,亲缘间并不会有什么联系。甚至,如果萨拉查触犯了规则,惩罚也将由他的长亲执行。

萨拉查本人也并不是什么情圣种子。

可他这样对杰克又是为什么,吸血鬼眼神突然变得深邃。


烙印。


狼人特有的烙印。

所以…他们之间只是场意外,只是负担,只是,无法逆转的灾难吗?



TBC

————————
最后 给我家@白加得百 的狼队本打个广告!
请大家戳http://buzhidaozenmequming.lofter.com/post/1e27ae8c_10d5c829 看本宣啦!
谢谢支持~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5

外链见评论


怎么办呢,一不小心就把麻雀搞丢了
老萨,怎么办呢!
老巴上线,实力带麻雀跑路。

这章开始好几章不走肾了,我们要走心跑剧情了!

依然是给我大可爱@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的睡前故事,感谢大可爱对剧情的贡献。怎么办呢大可爱,你被自己剧透了哈哈哈哈!

十八万线写手不负责任更新
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4

车车车车车车
外链见评论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的睡前故事 顺便秀一下和老婆的情头 嘿嘿嘿


依旧是十八万线写手的不负责任坑
p2有关于本文的一点点想法 希望大家看过以后留下评论,谢谢!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1-3

外链见评论

04在lof上被吞啦 最近也忙 终于把04打理出来 吧1-3合在一起发一发 04纯车单独发

依旧 这是篇给@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的睡前故事十八万线写手完全不负责任更新

【萨杰】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3

现代吸血鬼x狼人au
私设巨多 ooc属于我
————————————
搞笑文风尽量每篇都能自行车
不负责任不定时更新十八万线写手开坑
————————————
关于狼人和吸血鬼的习性都是胡编乱造的
下一篇都是肉 所以这一篇卡一下(没有逻辑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的睡前故事 晚安❤️



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3





杰克斯派洛是一个少见的半狼人。
其实半狼人就像混血儿一样,他的母亲是人类,而父亲是狼人。
半狼人少见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们比正常狼人弱小,很容易被同族杀害。第二,很少有狼人选择烙印人类后还与其产生后代的。
所以,半狼人的存在其实是很稀少的。稀有品种杰克继承了他父亲狼人的血统,可更多的继承了他母亲的性格。而且可笑的是——他无法变成一只完整的狼。

杰克的父母也因保护他不受狼人杀害而死——狼人们会抢夺领地,在入侵的过程中,狼人之间会打斗,常常产生伤亡,失败一方自动离开。
杰克目睹了他的母亲被狼人咬死,而几分钟后,他的父亲也因为烙印对象生命结束,而一起死去的场景。

杰克父母的死被FBI鉴定为入室抢劫杀人案后,杰克被编入收养系统。从此之后,他一直有个梦想,他想烙印一只吸血鬼。利用对方极其缓慢的衰老,而长久的活着。

虽然,吸血鬼与狼人总是仇敌。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吸血鬼与生俱来的高傲与狼人的本性产生了冲突。吸血鬼们的财产使狼人垂涎,而吸血鬼们却总看不起常常化为狼型的狼人。于是,一来二去,双方便成了世仇。

虽然在现代社会的吸血鬼和狼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矛盾,但是他们血脉中的斗争也仍然存在。


这样看来,杰克想烙印一只吸血鬼的想法真的很天真,也很困难。

怂如杰克,虽然下定决心要摊牌,可是一顿饭吃到一半,他也没敢开口。

杰克用余光不停地瞟萨拉查。下一个月圆夜马上就要到了,很有可能他会瞒不住了。对方一如既往地以优雅的姿态喝着葡萄酒,切割着淌着血水的三分熟牛排……杰克看着那块在萨拉查刀下越来越小的牛肉………
“萨拉查。”
“什么?”萨拉查对付着牛排不想抬头。
“我,是狼人。”

萨拉查愣了一下,笑了:“你是狼人?”
半狼人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挺像的,我是吸血鬼。”萨拉查放下刀叉。


对于萨拉查来说,他和杰克见面的流程就应该是吃饭-调情-做爱。
于是杰克就这么被吸血鬼先生揽着腰回了家。


很明显,萨拉查把杰克的话当作了角色扮演的暗示。


一进门就把杰克按在墙上啃咬。仗着自己高大的身材,直接把人钉在了墙上。像品尝甜点的一样,细细地舔吻着他的小麻雀的嘴唇,直到把他们都变成了充血的深红色。萨拉查放过杰克的嘴唇,转而从嘴唇吻到鼻梁,再到额头,温柔得像对待爱人。
杰克想推开男人,可太过温柔的让他流连忘返,像在海中荡漾,软绵绵地任萨拉查亲吻。他甚至突然萌生了这样恐怖的想法:就这样,也挺好的。
能够被这么对待,是不是也值得我投入一生呢?
可是杰克想追求长久的寿命,想追求财富,想追求自由,他是一个有着狼人本性的半狼人,他贪婪,纵欲,狡猾,也热情,骄傲,执著。

可是萨拉查让他感觉到别的东西,当被圈在他怀里时,当被亲吻时,当被贯穿时,他觉得,自己像是个有心病的人,心脏狂跳不止,指尖的痒传到心里。萨拉查的束缚像一条长长的绳子,限制着他离开的距离,可是也让他找到回来的路。

杰克决定先放弃刚刚才立下的决心,及时享乐才是正道。

杰克扬起脑袋去啃萨拉查的下巴,配合着萨拉查一只手褪去他的衣服,一只手把着自己的脖子,那只手力气之大,像是要折了自己的脖子,畅饮动脉的鲜血一般。
吸血鬼的衣服很快也被狼人扒得只剩长裤,苍白的皮肤和狼人小麦色的肌肤对比起来,让杰克快要怀疑萨拉查是不是真的是吸血鬼了。男人硕大的东西在长裤里就已经显出狰狞的形状,杰克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摸上那鼓囊囊的东西,饥渴的样子让萨拉查轻笑出声,气息喷在杰克耳后。
“去卧室。”杰克一只手摸着萨拉查的下身,一只手推着他的胸膛,说话像是吐气一般贴在萨拉查嘴边,撩人的样子恨不得让人立刻把他操晕。



TBC

【萨杰】我可能谈了假对象

现代吸血鬼x狼人au
私设巨多 ooc属于我
————————————
搞笑文风 尽量每篇都能自行车
不负责任不定时更新的十八万线写手开坑
————————————
02没有车 给@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的睡前小故事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古耐啦~





萨拉查在看到部门人士变动的那一瞬间,就认出了自己手下的新员工——自己的一夜情对象——杰克斯派洛。
那张画过浓浓烟熏妆的脸,洗净了眼影眼线,看上去很稚嫩,虽然可以留的胡子让他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



现在的杰克已经被自己的乌云笼罩了。



怎么可能,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要告诉他,他被烙印了??他不会爱上我吧???天哪他是我上司,伟大的杰克斯派洛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救命啊……!!!


萨拉查透过玻璃,悄悄地窥视那个不停抓着头发的小麻雀。
这小孩真有意思。
“杰克,请你进来一下。”萨拉查拨通了内部电话。

小麻雀很快就垂着脑袋走进了萨拉查的办公室。

“你办公室都开这么低的空调吗?”杰克耸了耸肩膀,不打算把自己当下属了,眼睛好奇地打探着萨拉查办公室的布置。

啧,老干部。

“很冷吗?我觉得还好。”萨拉查示意杰克坐在他对面,顺手又拿了一本文件:“我希望,我们在公司里还是上下级关系。如果你不介意,私下还可以联系,你觉得呢?”圆珠笔在纸上留下一串优美的花体签名。杰克咬了咬嘴唇——怎么办,怎么告诉他,他被我烙印了,我还是个半狼人——他翘起腿,仰起脑袋:“我无所谓啊,萨拉查经理。”他故意把经理两个字咬得很重。“想约我的人可是很多的,你可能要排队。”
说完,杰克扯过来一张餐巾纸,潦草地写下自己的住址和电话,塞到萨拉查手里。
没想到杰克这么大方的萨拉查有点没反应过来,杰克快要转身离开时:“等一下!拿着!我的名片。”萨拉查甚至拿得有点慌张,小麻雀接过名片塞进了裤兜,末了,还颇有暗示性地拍拍自己挺翘的臀部。



于是,吸血鬼先生和半狼人就这样开始了约炮生活。



三天一炮的和谐生活持续了一个月,首先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是敏锐的吸血鬼先生。

作为一只三十年如一日,对欲望几乎毫无渴求的合格吸血鬼。他对自己近期的表现很不满意。且不说在工作时间竟然会分些精力去关注玻璃墙外的小麻雀在干什么——毕竟他还可以解释,他是杰克的上司——可一个月来的性生活次数,已经几乎超过了他过去一年的次数啊!

作为一只合格的吸血鬼,他应该是没有那么多欲望的。对于美食,他的胃只能消化素食和液体,偶尔才能进食一些肉类。对于情欲,老干部说的就是他。
然而!!
在接触这只小麻雀的第一晚起,他就开始对这具年轻而具有活力的肉体充满了渴望,这到底
是为什么,难道吸血鬼还会爱上一个人类??


萨拉查陷入了深深的迷惑。


当杰克发现萨拉查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第二个月了。

他们在杰克心里,只能算是地下炮友。杰克甚至都做好,烙印彻底改变两人前他就跑路,逃到世界另一端的准备。他实在不敢想象,和一个普通人类捆绑一辈子会多么无趣,多么拘谨。

可是,这两个月来,萨拉查从主动递名片到常常在办公室里露出傻到家的笑容——和他苍白的脸搭在一起,杰克更喜欢他的冰山脸——之后两人的约炮流程竟然从:直接酒店开房,变成了,下班后一起吃饭,吃完饭回萨拉查家调情,调完情再上床…第二天还有送他到家的服务???


杰克觉得,一定是烙印,烙印开始发挥作用了。

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相爱了…想到那那幅场景,杰克简直有些反胃。

就算萨拉查器大活好,他也不会和一个普通人莫名其妙过一辈子的。


作为一个辛辛苦苦活下来的半狼人,他不要几
十年后就这样被拖着去死。


他决定和萨拉查讲清楚。

于是,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约吸血鬼先生。


萨拉查正在品尝一周一次的新鲜血液——血脉单薄的吸血鬼,一周一杯新鲜血液足够满足,萨拉查最喜欢的是兔血和鸡血,毕竟容易买到。


他的手机就这么不知趣地响了,
“麻雀”的字样闪动着。


好吧,新鲜的血和麻雀,我选麻雀。


“喂?”
哦,他的小杰克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
“我是萨拉查,怎么了?”
“我想…你今晚…能不能…我们一起吃个饭?”
萨拉查心想,这是在约炮吗??吃完饭回家,回家就上床啊。没毛病。
“当然,有选好的餐厅吗?”
“就…上次吃饭的那个吧。”
萨拉查应了下来。
可是他的血没法喝了,会露馅的,他可不想把他的麻雀吓跑。


l所以,今晚,杰克决定要跟萨拉查摊牌!

【萨杰】我可能谈了假对象01

现代吸血鬼x狼人AU
私设巨多 ooc属于我
————————————
搞笑文风 尽量每篇都能自行车
不负责任不定时更新的十八万线写手开坑
————————————
日常感谢@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没有她说我白嫖 我也不会开坑…




萨拉查是一只吸血鬼。
是的。
吸血鬼。

可是作为现代社会的吸血鬼,萨拉查已经完美地融入社会了。
他记得,自己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长亲还是一位血统纯正的吸血鬼猎人[1],而他的血脉却已经很单薄了。萨拉查接受初拥[2]已经三十年了,更换了三个国家居住——为了掩饰他衰老德极慢的容貌。
今天是萨拉查接受初拥的第三十一年纪念日,也是他在这个新城市生活的第一年。
作为一名外贸公司的财务经理。


杰克是一只狼人。
准确的说,
他的父亲是一只狼人。
他拥有他父亲一半的血统,所以,他继承了满月时的狂躁,却只能变出狼尾巴和狼爪。他从来都不能成功地变成一匹狼。杰克有一个梦想,他希望他的初恋能是只吸血鬼,这样他的烙印[3]对象就会很长寿,他也将会很长寿。他也不会担心自己莫名其妙死掉了。


而今天,是杰克在人类社会第一次成功找到工作的庆祝日。

他被一家外贸公司录用了。


扭动的妙曼腰肢,五彩的灯光,震到耳鼓膜发痛的音乐。
还有——甘甜的朗姆酒!
这是天堂吧!
杰克提着一瓶朗姆酒摇摇晃晃地走出舞池,用手去够吧台,险些摔到。“小哥,再给我一瓶混血姑娘[4]!”杰克撑起自己的上身,趴在吧台上,笑嘻嘻地要酒。
“你钱够吗,今天已经第三瓶了,上次的帐也还没付。老板说,这次你再不结清,以后就别想进我们的大门。”
“嗝~别这么薄情嘛~!你看,我这么好看,再给我开一瓶啦……”杰克眯起自己糊着黑黑的烟熏妆的眼睛,厚着脸皮扒拉着对方的手。

“给他再开一瓶,我付账。”

杰克扭头,一个黑发的帅哥靠在吧台旁饶有趣味地看着他,鼻梁和眼睛昭示着他的西班牙血统,休闲西装的外套搭在手上,衬衣领口解开到第二颗,薄薄的布料下的皮肤竟然比脸颊苍白,虽然,他的脸颊也很白皙。

“谢啦帅哥~”杰克大方地抛了个媚眼,顺势坐到了黑发帅哥旁。“我是杰克,杰克斯派罗。”杰克醉醺醺地笑着,朗姆酒香气清香甘甜,直往他的鼻腔里钻。
“麻雀?”
杰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哈哈,你是第一个这么叫的人。”似乎有点害羞,脸颊又变红了些。
黑发帅哥的笑容幅度很小:“是吗?很荣幸。你可以叫我萨拉查。”


也不知道是什么鬼迷了两人的心窍。
总之,酒喝着喝着,就喝到了酒店里。
两人似乎还不过瘾,又开了一瓶香槟。更加醉得一发不可收拾。

杰克迷迷糊糊中就觉得,他吻上了那个脸色苍白,眼眸深邃的黑发帅哥的嘴唇,然后对方也细细的啃咬着他的,像是要咬穿他的嘴唇一般。
两个人迫不及待地扒下对方的衣服。
紧接着,杰克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捅穿了。巨大的器官挤进了身体深处,一种微妙的饱胀感伴着酸痛传进他的大脑。过电般的快感让杰克爽到差点变出狼尾巴,即使不是满月的夜晚。杰克不耐的地自己扭动着腰,去找自己最舒服的位置,身下的人也配合着他挺动。对方冰凉的手指摸索着他的胸口,后背,脸颊,舒爽得他叹息。
黑发帅哥的头发披散开,眼睛直视着因为快感而大声呻吟的麻雀,杰克被那直勾勾赤裸裸的眼神勾去了心神,他烙印了萨拉查。




宿醉后的杰克终于醒来,腰部和屁股的酸痛提醒着他,他和一个男人上了床。
而试图回忆起过程的他,呆住了。

伟大的杰克,因为被男人插屁股太爽,而烙印了一夜情对象!!!!!
他要和这个男人过一辈子了!!!!!!!!!!!!!!!!!!!!!!!!!!

杰克不要接受这个事实!!!!!!!!!
他炸了。
他选择逃跑。



带着宿醉的酒气,没有卸掉的烟熏妆,以及屁股的酸痛,还有内心无比的悔恨。
杰克来到了他的新单位报到。


推开财务经理的办公室门,他怔住了。像是一根冰锥从头刺穿到脚。
生活真是让人喜闻乐见。
他的顶头上司的名牌刻的清清楚楚
——阿曼多萨拉查。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双胞胎对吧?
特别是那种长得帅,声音性感,一看就才经历过激烈性爱,满脖子都是红痕草莓的那种双胞胎。

“你好啊,小麻雀。”
杰克确定自己听见了地狱的召唤。

他希望自己现在就能变成狼把这个男人咬死,
哦,不行,他烙印了他。




TBC




——————————
以下注解 部分源于网络 部分为私设
[1]血统最纯正的吸血鬼选择光明后会成为吸血鬼猎人
[2]意志力强大的人类接受初拥后不会死去,给他初拥的吸血鬼是他的长亲
[3]狼人对自己一见钟情(喜欢)的对象留下烙印后,会对人类产生强制爱的效果,对超自然生物不会。狼人的寿命与接受烙印的对象相等。
[4]朗一种姆酒

【甘之若饴】
【萨杰】【车】【一发完】



刚刚那条图片有点问题 再发一次啦
三千字管饱的肉哈哈哈哈哈
前戏小能手的突破
———————————
再次感谢我家大可爱借我设定@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爱你~mua!
———————————
放置play

我家这位老司机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还是以前写的,存档
可能也会有后续吧





“老师?”

不过是离开实验室五分钟,再回去就看不到那个女人了。


已经走了吗……果然这个女人耐不住寂寞呢。
我这样想着,关掉了才打开的仪器,准备明天再开始这个实验,需要四个小时观察实验现象,而现在九点,我不想在没人的实验室呆一个晚上。


于是我推开了单薄的实验室后门,准备用那个女人给的钥匙上锁。
“你要回去了吗?不是要做上节课的实验吗?”
啊,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用小腿抵着门来保持平衡,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那个女人靠在走廊的尽头,仿佛在…抽烟?

我把钥匙抽出来,一边脱板直的白外套,朝那个女人的方向走去。“啊,是想做的,刚刚回来看到你不在…”

那个女人确实在抽烟,旁边就有垃圾桶,她往里面弹了弹烟灰,明明实验楼里是禁烟啊。

她对我笑了笑,比平时颜色深的口红完美地抓住了我的目光。
“抽根烟而已,小朋友。”
被她称作小朋友,让我很想反驳她两句,她明明也大不了我多少,听说二十八,虽然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当然当她像今天一样画了这样的妆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摊了摊手,问她:“老师,这个实验不是要四个小时吗,要不然我明天下午来做吧。”
她吐了一口白烟,没有电影里那种烟雾缭绕,也没有什么神奇的烟圈,她只是吐了口气,“钥匙明天做完以后放在我桌上吧。”
她的语气和眼神像是示意我,我可以想走就走了。


而我并不想走。


这个女人来上课的第一天,我就觉得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然平时一丝不苟地穿着衬衣和黑色的短裙,可我注意到她的衬衣有数十件同一颜色而款式不同的,连短裙也是,不是看她的衣服,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一个颜色的裙子能有这么多款式。

今天她的妆化得比平时浓,平时细长的眼线,今天有了一个优美的上翘的弧度,睫毛膏也比平时浓,特意勾勒了她已经足够诱人的唇线,扎起的头发也随意地散开了。对了,她的高跟鞋也比平时高。


所以她今天应该有约。


因此我在下课后追上她的脚步,“老师,今天晚上可以去实验室做上节课的实验吗?你在吗?”
露出了我管用于请求人的表情,就如我所知的,我努力做出了讨人喜欢的表情。

她停下来,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我确实有些害怕她问我为什么非要今天晚上。

“好啊,我在。你八点来找我拿钥匙吧。”

我庆幸着她今晚只有和女学生呆在一起了,同时也惊讶于她竟然答应了。

我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女士香烟的味道闻起来并不刺鼻,而她也并没有抽水果味的烟,她的烟是薄荷的。

我看到看我的眼神带着几分戏虐的笑意,心想她是否发现我深吸一口二手烟的动作。
于是我揉揉鼻子:“原来老师要抽烟吗?”我换上了眯起眼的笑容。

她狠狠地抽了一口,将最后快燃尽的烟蒂扔在窗台上。一边慢慢地呼出那一口烟,一边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那根烟蒂上,有她的口红渍。


不是受了什么驱使,我静静地捡起那根快熄灭的烟蒂,印着那个女人留下的口红渍,含了上去,将末尾的那一点残渣吸尽。
这种味道使我想起了几年前的另一个人,和那个人与另一个男人间画面。



我屏住口腔中的气息,追上在我前面走着的那个女人,拽着她的手臂,把她推到墙上。

她的眼中好像并没有惊愕,多的倒是更浓的笑意。

于是我咬上她鲜艳的嘴唇,白烟就在我们嘴边散开。我觉得我掉进了狐狸的圈套。


“老师,你是故意的吧?”
“谁知道呢。”

我抹散嘴唇上粘着的口红,挑了挑眉。“你今晚有空吗?”

“你这样可没法请我喝酒哦。”

“那我请你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