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u

wb@MaoMu_via
💖用于储存产出。动态关注请移步WB💖

【Hank/Raven】求婚

这个Beastique真的写得太好了😭😭😭

明驿墙:

 亲爱的Raven:


见信佳。


其实这并不是一封给你的信,因为我一直在思考应该对你说些什么,总是拿不定主意,Ororo建议我把想到的一切写下来,有助于整理思绪。


我想用信件的口吻感觉更像是对你诉说,又不会让我紧张得说不出话。


 


不瞒你说,我是想向你求婚。


必须承认的是,这确实是个很艰难的决定。人们相识、相爱、然后走入婚姻,似乎少了任何一步都显得非人所愿。而我们、你和我,少了中间一步,二十年间连相见也不过寥寥数面,谈何相爱。每当我这样问自己,平复下心情,顺从这个想法后退到你看不到的地方的时候,总有另一个我把自卑的我从墙角推出来。这个时候,我总是觉得那个冲动热烈、想要吻你的少年试图冲出皮囊,向你伸出手。你一定会笑我吧,因为实际上我并没有这样做,更多的时候,还是及时把那个猛兽般的少年关进了笼子。


我在学校一待就是二十年,不是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我说服自己留在那个曾经离你灵魂最近的地方,又骗不了自己只是在期待你的到来。Charles说我一直在用习惯麻醉自己的精神,假装自己是个放弃了情爱的工作狂,因为一旦停下来思念就难以克制,所以不敢改变惯常的生活。工作确实填补了我的孤独,却好像怎么也填不上心上的缺口,你跟Erik走后,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不敢去Charles的房间,他床头柜上你的照片明明眼含笑意,却像是一把剪刀,剪漏了我的心房。那时我催眠自己只是因为年轻,心存侥幸地认为有一天当我们成熟到完全理解对方,终究可以在像老友般的握手拥抱。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大概是一辈子也做不到了。你的一句话都足够分量把笼子砸开,只是那个少年并没有给我勇气开口。我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傻,傻到想要蒙上被子,揣上自己几脚。


话题好像被我扯远了,抱歉。不如来说说我为什么会有求婚的想法。


婚礼确实一个非常感染人的场合,即使我今天参加的并不是一场正式的婚礼,而是Ororo和T’challa殿下的婚礼排练。


Charles很激动,几乎是含着泪告诉我,如果是在美国,他一定会让自己站起来,作为Ororo的父辈牵着他的公主殿下进礼堂。


“如果Raven能……”


我有点记不清自己当时思维,但当他提到你,我的脑子像是被一键清空,于是我说。


“我想娶她。”


生来第一次,我的语言快于思维。之后的几秒钟里,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Charles控制的思想。


但是从他脸上惊讶的表情可以看出,并没有。


Charles的神情开始变了,我还来不及否认。就被冲过来的Ororo和伴娘Kitty按住了肩膀,若不是一小时刚注射过药剂,说不定我已经扯开四只蓝毛爪子手脚并用地逃出礼堂了。


如你所知,这两个小姑娘确实比我勇敢得多。不约而同地聊起自己的恋爱经验来教育我,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弄得被晾在一边的T’challa殿下和Peter(钢力士)都有些尴尬。


其实我还是拒绝了她们的好意,解释自己有些神志不清,(这让Ororo后面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连国王殿下的哄劝都没有让她恢复笑容),Charles倒是不在意,反而劝我别放在心上。


这就是我在半夜失眠给你“写信”的原因。


和之前无数次一样,那个傻气有真挚的少年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摇晃起笼子的铁栅栏,发出野兽的吠叫。


我弱小的心脏如同被电流穿过,像廉价塑料被火烤过一样缩成一团,无端地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


你上前一步,眼睛里的一汪春水温柔了方圆十里,只一眼就已经让我溺亡。否侧我定然不会脑子进水般的炫技,在战斗机机翼上倒挂金钩。


我想和你在一起。


至少我想要告诉你这一点。代替过去和现在的无数个自己告诉你。


如果人们将对爱最大的勇气定义为婚姻,我想告诉你。


我想和你结婚。


头一次,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知晓这一点的恐惧盖过了被你拒绝的恐惧。幼稚地设想出所有你另有所爱的结果,却看不清那场景里的自己,面目空洞模糊。


 


晚餐后,我曾向Ororo说明我们、你和我当初存在了太大的分歧才会分开。那孩子偷偷地望了一眼她的国王殿下,告诉我这并不是理由。


“Hank,我家族的巫师预言过我的婚姻不会长久,我和他,迟早会分开。”她拨了拨齐腰的白发,向前伸展着手臂,“但是面对他的求婚,我无法拒绝,也绝不会因为对未来的恐惧而放弃告诉他我的想法,我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你知道我在市井长大,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一点儿也不知道要怎样做个王后,但是T’challa总能给我力量,让我想要和他一起走。”


“我想你至少应该告诉她你的想法。”


我答应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看来这封信确实不能被你看到。


但是写到这里,它似乎已经起到了作用。我觉得自己已经攒足了站在你面前的勇气。


距离瓦坎达的黎明还有一个小时,距离你到达这里还有五个小时,我不会再强迫自己入睡,被期待充盈的胸腔如释重负,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向往新的一天,向往明媚的热带阳光,向往对你单膝下跪时触及的草地。


 


Hank




 


 


 


 


亲爱的Hank:


见信佳。


此刻的我,在瓦坎达的浓郁夜色中无法入睡。我不知道是因为这里温热的气候,还是因为我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我还是看到了那封信,甚至是还在你向我求婚之前。今早刚刚到达瓦坎达,Ororo找到我希望可以找你谈谈。你住所外面的守卫姑娘看起来有点凶,我情急之下变成了你的样子,后来想想,她既然和我打招呼,就说明你已经出去了。很抱歉,擅自进了你的房间,看到了你的信,既然你答应了Ororo,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正如你所说,突然向我下跪求婚的你确实非常傻气。换作是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一定会被吓跑。你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对自己失望透顶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自己默默排演了一千次,我想大概是因为Kitty突然把你推出来,打乱了你的进程。


但是我并不着急,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调整,而从来我却没给过你这样的时间。


直到你笨手笨脚地掏出戒指,我才开始思考你的请求。我们相识得太久,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生命,我们之间却隔了太多的人和事,多到让我看不清你注视着我的视线。我也一直把我们观念上的差异当作盾牌,远离你、疏远你,然而面对你,我的心依然时时刻刻炽烈得像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


每一次与你相见,我也是同样难掩心中的猛虎,越是试图坦然相对,越是僵硬连自己都无法忽视。它终于在从巴黎回来的那个晚上冲开了笼子的锁,我曾经想就以那个缠绵的吻作为结尾,但是离开白宫时看见你的眼睛,我还是忍不住笑了。是的,我忍不住想要对你微笑,就和初次见面一样。虽然更多的时候,我不得不以冷面相对。


你和Charles他们一样是过去的我的印记。可是Hank你对我来说,又是那么特别。没有人会守在一个地方等我这么多年,你会。没有人会冲进枪林弹雨的战场以肉盾扑在我身上,你会。没有人会在我百般疏离的情况下还勇敢地向我要求相伴,你会。我一直都在为了我的种族能被这世界所接纳、所善待而战斗,却不愿意面对自己一直被你所期待、所深爱的现实。我其实是比你还要自卑、弱小,生怕自己再多出一点软肋。但是你就一直就存在,从一开始就存在。


Charles说的对,我应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我的力量,让你能和我一起向前走。


于是,我答应了你的求婚。


不是单纯为了和你结婚而答应,而是想让你知道,以婚姻的名义让你知道,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我不会责怪你表白得太晚,你也不必对自己感到失望,我们需要时间等待,即使那几乎耗尽了迄今为止一半的人生,然后知道彼此相爱。我试图揣摩你的昨晚写信时的心情,也开始向往,向往明天的约会,向往雨林般温热迷人的亲吻,向往你掀开我头纱时所在的教堂。


Raven


 




 


END


 


 


 


 


 


 


安利几个漫画剧情里豹风的毒糖:


1、  暴风和黑豹殿下是在内战期间(美队和铁罐闹翻了还都来参加了婚礼,见面就打),婚礼之后夫妻俩也是一直为内战奔走。


2、  两人分手是因为复联和x战警的团战,大概是分属阵营不同,在战争结束后分开。漫画结尾中只有两个人在废墟上背道而驰的画面(心痛。巫师预言那段是我瞎编的。


3、  Ororo的伴娘是Kitty,是漫画设定,漫画里 Charles作为女方宾客出席,当时是能站立行走的。以及,Ororo的婚礼服美到爆炸,而黑豹的礼服几乎就是战斗紧身衣,还要蒙面。



4、  Charles称Ororo为公主殿下。虽然百度百科没写,但是黑豹的漫画中婚礼的主持人说她非洲的公主,因为操控天气的能力在非洲的许多地区被奉为女神;Charles则说她本身就是公主;在暴风女的个人漫画,她介绍自己为“恩达尔的公主”。公主嫁给国王简直就是童话一样的设定啊。


 

评论

热度(57)

  1. maomu明驿墙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Beastique真的写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