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u

wb@MaoMu_via
💖用于储存产出。动态关注请移步WB💖

【Hank/Raven】求之不得

真的写得很棒👍💗

明驿墙:

两人人设包括但不局限于詹妮弗劳伦斯和尼古拉斯霍尔特那一版,应该算是新老两版的中和。
时间点在逆转未来之前,因为金刚狼说野兽在未来已经死去,我也不记得在哪看到他是被人类拖出家门打死的,就设定成这样吧。




——
他在脑海里拼凑在那人的模样,澄金色的双眼,红发,覆盖全身的蓝色鳞片融合成平整细腻的皮肤后,依然还残留在凸起的深色纹路。
他并不觉得美丽,却也想不起她美丽的样子。
金发……灰眼……还有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只能显示浅浅的一层,想再进一步便如坠五里雾中,被伤痛折磨得精神脆弱的他,恐惧地抽身出来。

“Hank。”乘坐轮椅的老人,缓缓地停在他的床前,打量着他的周身,“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澄澈一如往昔的眼眸在水波里渐渐泛起涟漪。
他尽力调动所有的力气,挤出一个笑容,但肿胀的脸颊和扣住口鼻的氧气面罩让他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
[这不是你的错,Charles。毕竟我已经到了这个年岁,经不起那么多人的拳打脚踢了。幸好你能读心,不然我可能早就因为说不了话而憋死了。]
“我不该让你独身一人。”Charles看着形容憔悴的老友,他强健过人的蓝色身体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羸弱。
[这样也好,至少不必再为了我一生的碌碌无为而悲伤了。]
“不,你已经做得够多了,Hank。”教授慢慢地摇头,伸手握住Hank无力垂下的手,那上面青紫的瘀伤即使在他蓝色的皮肤上也尤为明显。“没有你就没有X战警,从政、和政府斡旋、甚至成为联合国大使为所有变种人争取权利,你的智慧和勇气是我们最珍贵的礼物。越战的时候,如果没有你的陪伴,我不可能挺得过来。”
[但还是落到如此下场。Charles,我们做了那么多,却还是逃不过被毁家灭种。]

“你怨她吗?我是指Raven。”
Hank合了合眼。
[你从不说这样的话,你从来不会责怪她的。]
Charles歪过头,“知道吗?我的朋友。你现在的眼神和当年第一次看到她时的一模一样,不,你眼神从来就没有变过。”
[就像你看Erik?]
“也许吧。”
[Raven她,就像我早就说过的,身体衰老得比你我要慢上许多。我很清楚她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却已经想不起她当年的样子。]
[当然她也不希望我们记得。]

教授停了停,又开口:“你有多少年没有用过血清了?”
[不记得了,太久了。你知道作为变种人在政府中的代言人,我必须表明自己的身份。]
“难道不是因为Raven?你似乎一直在苦恼当初没有认同她的想法,才让她心灰意冷。”
Charles发现病床上的男子微微地眯起了浑浊金色眼睛,像是将自己沉入回忆的深海。
[她曾经称赞过我的独特和美丽,但当时一心想隐藏在人群里的我觉得毫无说服力。多年后,换作我用同样苍白的肯定来挽留她时,才明白她迫切想得到我认同的无助。我对她不抱奢望,是因为我们的路早已分岔。如果真的能为她做些什么,我很荣幸。]

“谢谢你,Hank。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谢谢你为了她想要的世界做了那么多。”
[说实在的,我很久没有看到你这样⋯⋯感性的表现了?我并不单纯是为了她,为了自己,为了你,为了学校的那些孩子,都心甘情愿。很高兴和你共事,Charles。]
Hank的眉头微微拧起,片刻之后又舒展开,神情也如释重负。
“我也是。”

[有她的消息吗?]
Hank没头没脑地一问,让Charles愣了愣,“Raven吗?怎么突然问起来?”
被唤作野兽的男人,收敛目光,温柔得等待妻子回家的丈夫。
[我想念她。]
“抱歉,没有。注射药物之后她就彻底没了音讯,也不清楚是否恢复了能力。”
[我很想念她,Charles。]
“我知道,但我找不到她。”教授看到老友的眼角突然溢出的水花,迅速地消隐在血液板结的浓密毛发中,只能紧握他粗大的手,试图给予一点点的安慰。

[人到了这种时候,是不是都会这样绝望?我总是觉得,即使真的存在无数个平行宇宙,也许无法再和她相遇了。]
“我的朋友,别这么说。我们总会找到她,然后一起回家。”
[不,Charles,我们回不去了。] Hank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长到重伤的胸肺都生疼,气体残留在鼻腔里的全是浓重的铁锈味。
他闭上眼,光线消失的前一刻,好像瞥见一抹金色。


玻璃门在她的身后慢慢的合上,蓝色的鳞片翻涌,老人的模样褪去,变回了蓝色皮肤的女人。
“谢谢你,Charles。”她停下轮椅,站起来。
坐在长椅上的教授点点头,放下了放在太阳穴的手,“只是举手之劳。你能来看他,我很高兴。”
“他认出我了,对吗?”
“是的,我想他能看的出来。其实你可以以自己的形象去见他。”
“是我现在的样子还是那个金发美国女孩的样子?”
“我并不认为经过这么多年你还会质疑Hank对你的情感,毕竟,他比我们要纯粹得多。”
“是啊。”Raven靠在墙壁上,盯着自己赤裸的足尖,“只有他还和那时候一样。”
“我也很想念他,Charles。”如同冷血动物的澄黄色大眼生生地瞪着,哪怕轻眨一下,都会让所有的倔强随着泪水崩溃。
“我知道,但我找不到他了。”


Hank感觉到周身的温暖,足以将伤口的疼痛统统消弭,嗅到的也不再是血腥,清淡的香水在鼻间萦绕。
睁开眼模糊的视线前所未有的清晰,金色的发丝盖在他脸上,搔着他的侧脸微微发痒。
晨光熹微,融进那个人的目光里。
“早上好,Hank。”她勾起玫瑰色的唇角,细腻的皮肤闪着蜜色的光泽。
“早上好,Raven。”
“这是我的梦吗?Charles做的。”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与女子一样没有了异于常人的颜色。
“如果是梦,你喜欢吗?”Raven伸手环上他的肩膀,他也就顺势把脸埋进她的颈窝。
“嗯,谢谢。”
“再陪我一会儿好吗?”女人箍紧了双臂。

“求之不得。”

END


——
这是我看了百度百科之后的推测:野兽和魔形女在漫威漫画616宇宙几乎没有感情交集,顶多是曾为队友。在其他平行宇宙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也就是说蓝色生死恋只存在于这个漫威10005宇宙,即「x战警电影宇宙」。
所以Hank才会说,即使存在无数个平行宇宙,也许无法和她再相遇了。

评论

热度(36)

  1. 殇慕明驿墙 转载了此文字
  2. maomu明驿墙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写得很棒👍💗
  3. 明驿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