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u

wb@MaoMu_via
💖用于储存产出。动态关注请移步WB💖

《时空如恒星闪耀》X战警/狼队烧刀子一发完

最近看到的最触动的一篇狼队

钦原:

假如,我说假如,有被弄哭的,请回复一下,告诉作者他不是一个人……


————————————————————


Scott Summers买了一台旧手机,这不是说他没有足够的钱去买全新的,而是他决心为自己搬出学校宿舍节衣缩食。自从被哥哥Alex弄坏他的手机后,他特地去eBay上找到了心仪的机型,并且祈祷着它能够撑过最后一学年。
但是他发现那台手机有时候有杂音,就算没有拨打它,手机也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便宜货。
反正只是凑合而已。
所以当他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的时候,他也没在意,只是耸耸肩,然后挂掉了它。但是电话那头显然不折不挠,连续的响铃让他心烦,他不得不接通了电话。
“哪位?”
“该死的!去那边……回来……炸了!Wade!”
Scott愣住了,他紧紧地抓握着手机,不知道该放下还是挂掉。一个粗野的陌生男声在电话里吼叫着,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
还好,那头的人切断了电话,所以Scott只是傻傻的举着那个旧手机,耳畔的嗡嗡声经久不息,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学习压力太大。
但是几天后,Scott的手机再一次响了。
“你好?”
“操,真的通了!Wade,有你的!”对面的人显然有些惊喜,“嘿,你是哪国人?”
Scott觉得他受到了冒犯。
“我是美国人,先生。”
“哈,美国佬,”男人不屑的笑起来,“没有参战?”
“什么?”
“我说,你没有参战?”
Scott有些怀疑的想着,是不是隔壁系的游戏公会成员打错了电话。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处在和平时期。”Scott干巴巴地回答道。
“你在开玩笑……嘿,真的吗?”
“是的。”
对面的男人沉默下来,很久他才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
Scott的胸口轻微的窒了一下,他不自觉的放松了语气。
“你在开玩笑。”他学着对方的语气说。
“不,孩子,我们正在打仗,”对面的男人低声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Scott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是不可思议的雪花。
“你在哪儿?”他问。
“这可是机密,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德国佬的探子,”男人大笑起来,显然他并不这么觉得,“说说你在哪儿吧。”
“我在美国。”Scott耸耸肩。
“我该鄙视你没有参战,但是我也为此感到高兴,上帝保佑你没有来战场。”
“我不是孩子。”
对面低声嗤笑,好像有另一个人加入了谈话。
Scott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对面已经切断了通话。
……
……
那个男人第二次打来电话是在午后,Scott正独自在实验室里修改实验数据。他苛刻的导师认为他的实验数据不够准确,所以他不得不连夜赶工。
“又是你。”Scott说。
“是我,”男人欢快的说,“怎么,你听到是我很不高兴。”
“你上次挂了我的电话。”
“电话?那是什么?”
“移动电话,就是我们现在拿着的那个玩意儿。”
“不,这里没有什么该死的移动电话,我拿着一台从德国佬手里缴来的无线电对讲机,但是另一只不知道哪儿去了,也许被炸飞了。Wade说他能修好这玩意儿,看起来他成功了。”
Scott怀疑对方是疯子,但是听男人的语气又不像。
“你听上去不太高兴。”
Scott发誓他本来没打算对这个男人说什么的,但是他这么做了。不知道是男人温柔而低沉的话语让他久违的感到一阵放松,或许只是因为和一个疯子说话不用担心后果。
“我的实验报告没有通过。”他说。
“那是什么?”
Scott哑口无言。
但他还是耐心的解释道:“那是我的学业任务。”
“学校,”男人嗤笑道,“屁的用处都没有。”
“至少我知道什么是移动电话。”
“哦哦,你在嘲讽我,”男人快活的笑着,“想想看,这他妈的棒极了,我甚至有了个陌生的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
Scott想这么说,但是他咽回了这句话。那有点儿伤人,他不是John,不会做这种事的。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他抱怨着说。
“Logan,”男人轻声说道,“我叫Logan。”
“Scott,Scott Summers,顺便一提,认识你不怎么愉快。”
……
……
“嘿,Scott,你相信吗,Wade那个疯子说我俩可能在不同的时空,我说这不可能……”
“Logan,我在睡觉。”
“不,你没有,我听到你身旁那些铁玩意儿吱吱呀呀的声音了。”
“那是实验仪器,你的耳朵怎么那么灵。”
“哈,你确实没睡不是吗?”
“但是我准备睡。”
“所以我要说晚安?”
“如果你意识到的话。”
……
……
“什么?你居然不抽烟?这他妈的,天啦,告诉你,小子,男人就该抽烟、喝酒,然后追求漂亮姑娘!我们只有从意大利人那里缴获的烟草和葡萄酒,要我说这东西毫无价值。”
“那是你的追求。”
“你是说你没有追求过女人吗小子?哦哦,这可是个大新闻。”
“闭嘴Logan,专心打仗。”
他当然有,只不过她们因为他沉闷并且一板一眼的性子甩了他。
……
……
“你告诉过我你很瘦吗?”
“不,我没有。”
“但是我知道。”
“胡扯,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就是知道,从你说话和吐气的方式。”
“别说胡话了Logan,今天是感恩节。”
“这儿可没有烤火鸡。”
“我是说,你没有什么想要感谢的吗?”
另一头沉默了半晌,然后男人满怀笑意的说道:
“我庆幸没有上交那个无线电对讲机,Scott。”
“是感恩,不是侥幸,Logan,这是两回事。”
“那种事怎样都好。感恩节快乐,Scott。”
“……你也是。”
……
……
“你没有告诉我你的眼睛的颜色,瘦子。”
“你发什么神经,Logan,没有谁会讨论他朋友的眼睛颜色。”
“我猜是蓝色或者绿色。”
“我告诉过你吗?”
“没有,我猜的。我只是觉得蓝色或者绿色的眼睛适合你。”
“……”
“说话,瘦子,别这样,我没有多少可以说话的人,你知道,这是战场。”
“你说的没错。”
“嗯?”
“我的眼睛是蓝色的。”
……
……
“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在哪儿,还有这究竟是哪一年了。”
“我们讨论过了,瘦子,”Logan得意的哼哼着小调,“这是军事机密。”
“去你的军事机密,Logan,我去了一趟二战博物馆,你们的衣服可真难看。你是怎么把你的块头塞进那么小的军装的?”
“闭嘴小子,不然我让你吃枪子儿!”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
……
“Logan你是加拿大人吗?”
“我告诉过你了,瘦子,我是,还有,Wade受了伤,我得去照看他。”
“代我向Wade问好。”
“我拒绝。”
……
……
Scott不能相信,他的二手电话真的穿越了差不多七十年的时光,和战场上另一台早就失去了功能的无线对讲机连上了。他认识了Logan,一个加拿大人,正在二战的战场上奔波。Logan不肯告诉他自己究竟在哪儿,但是Scott努力翻阅了所有能找到的二战资料。他只是不能确定那是哪一年,Logan又身在何处。
这一切都不可思议,他想,他认识了一个七十多年前的加拿大人。Logan不是讨喜的性格,他粗暴并且满怀恶趣味,总是弄得他哑口无言。但是他不讨厌这个,真的不。他能猜测战场上压抑到令人绝望的气氛,期待着Logan给他打过来,听着男人低沉而充满戏谑意味的声音。他们在夜色中分享着微不足道的小事,Logan知道了Scott过于严厉的教授,并且弄明白了移动电话究竟是个他妈的什么玩意儿,Scott知道了Logan有一间小木屋,他离开前将一把硬币埋在了屋后,还有Wade总是说梦话。
粗野的加拿大人对Scott年代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总是问东问西,从咖啡一直问到互联网。
唯有一件事,Logan从来闭口不提。
他从不问战争什么时候停止,也从不提起他经历的战役和服役的部队。
Scott假装他从未发现过这点,他们只是闲聊,从不去触碰那不能碰到的禁区。
……
……
“Logan,你在看星星吗?”
“孩子,恐怕我没你那么悠闲,我得忙着拯救世界呢。”Logan打趣的说。
“别逗我,我知道你们最近没那么多仗要打,Wade偷偷告诉我了。”
“操他的Wade!”Logan低声咒骂,然后换了无奈的语气,“是的,瘦子,我在看星星,你满意了吗?”
“Logan,你看到的星星会在七十年后被我看到,”Scott说,“但是我弄不清是哪些星系,Ororo比较清楚这些,下回我问问她。”
“听起来不错。”
“是啊,”Scott满足的叹了口气,“这真是不可思议,你看过的都在我眼里呢。”
他的脸微微发热了一下,他发誓,只有一下。
电话那头顿了一瞬,然后,男人低沉断续的笑声在那头清晰可闻。
“娘唧唧的。”他说。
Scott也笑了,他笑着笑着,然后慢慢的沉默下来。
“Logan,告诉我你在哪儿。”
“这很重要吗?”
“我想知道。”
“听着,瘦子,我不问你战争什么时候结束是有原因的,”Logan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尽管话题远远不是,“我们总得给自己一点儿希望。”
“我告诉你会赢。”
“听着像在安慰一个寂寞的老男人。”
“你不是,”Scott话说出口才觉得有些尴尬和害羞,好像他在为Logan轻视自己而辩护,“我没有欺骗你,所以告诉我,Logan,拜托。”
Logan叹了口气。
“你真的想知道吗?”
“真的。”
“1942年,七月末,我不知道究竟哪一天了,瘦子,在这里的人都不知道,那没有意义。”
Scott的胸口像被一只手抓紧了。
“你在法国。”
半晌。
“是的。”
Scott感觉到潮水一般涌上来的难过和痛苦,他抓紧了手机。
1942年8月,代号“庆典”,迪耶普奇袭。
“Logan,不要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轻松的笑声。
“我是个战士,孩子。”
他们隔着七十年,在同一片夜空下,将最隐秘的事情告诉对方。在战火纷飞的战场,在静谧安逸的校园,两个灵魂无声无息的靠在一起,彼此吸引,彼此抚慰。Scott猛然惊觉,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叫Logan的男人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他从没见过他一面,可是他知道他是什么样子。他知道他在战壕里低头奔跑着躲避爆炸,知道他咆哮着将子弹射进弥漫的硝烟。他知道他怒吼着,前进着,迈过焦黑的土地和尸体,不顾鲜血和伤痛。他也知道他的恐惧,绝望,和那么微弱的希冀。
另一个时空的战士自灵魂发出嘹亮雄浑的嘶吼,他像孤狼一样,永不停止,也永不屈服。
“答应我,活着回来。”
“我可能活不到你的时代了,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我会活着从战场回来,然后死在温暖的床上,”Logan大笑起来,“如果你还记得我,就去我告诉你的小镇,或许我的孩子们会告诉你我的英雄事迹。”
Scott说不出话来,他要的不是英雄,他要的是Logan平安回到他出生的镇子,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然后老去。
可是这个时代只有英雄。
“我保证。”他说。
“我也保证。”Logan说。
半晌。
“我该走了。”Logan说。
“Logan!”Scott突然喊道。
对面没有声音,仿佛在静静等待着Scott。无线电的杂音嚓嚓作响,让Scott想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变得艰难起来。
“Logan,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
“嘘,”Logan温柔的打断了他,“瘦子,我也是。”
声音倏然中断。
……
……
Scott的旧手机再也没有响起。
……
……
两个月之后,Scott从大学毕业,他没有立刻工作,而是去了加拿大。
几十年前的简单口头描述显得不那么准确,但是Scott设法找到了那间小木屋,只是里面没有人住了。
木屋的门已经没有了,他走进去,看到了Logan告诉他的炉子和柱子。
时间在这里凝固了。Scott知道它保持着那个男人离开时候的样子,当他回来的时候,它以这样的面目迎接他,然后以这样的面目一直等候着Scott的造访。
现在他来了,它仍旧以这样的面目,沉默的迎来一位知晓它和它主人的人。
“孩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的声音让Scott的心脏抽动了一下,他回过头,门口站着一位矮小的老人。
“我在找一个人。”Scott脱口而出。
“我想,你一定是Scott Summers。”老人温和的说。
“是的,您是?”
“我只是个孤寡老头子,独自过活,”老人笑起来,“我父亲说过,你一定会来的。”
Scott的心揪紧了,他试图从老人的脸上找出一点和他记忆里那个男人相似的地方。
“您的父亲是Logan吗?”
“不,他们是战友。”老人摇摇头。
“您相信您的父亲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父亲说,他相信着,一直到死都是。”
Scott的胸口抽痛起来。
“他活着回来了吗?”半晌,他轻声问道。
“是的,孩子,他活着回来了。”老人点点头。
“他没有孩子吗?”
老头和蔼的看着他,好像一双穿过时间的眼睛,在几十年之后将他父亲老友的嘱托转达而来。Scott透过他的眼睛,似乎看到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男人正冲他挑衅的抬起下巴。
“他没有结婚,死前他拜托我将他的骨灰留下来。”
“他说,他不会结婚,他已经有爱的人了,他会来带走他。”
Scott再也忍不住内心汹涌的情绪,它们像无边的铁灰色海水环绕了他,让他不能呼吸。
他遵从了对Scott的保证,从那个地狱一般的战场上活着回来,他也相信Scott一定会来,他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从不食言。
老人意味深长地将一个金属炮弹交给他。
“Logan先生觉得这个比较配他。”
Scott仿佛看到那个男人得意洋洋的笑着,带着些不属于他的年龄的顽劣。他会嘲讽Scott像个姑娘,哼哼唧唧的,不够爷们儿。他给了Scott最后一个恶作剧,一颗炮弹。
“确实。”他笑了起来。
他接过冰冷的金属。时光在上面留下锈蚀的痕迹,还有一行小字。它们被深深的刻进炮弹的表面,即使时光流逝也无损形状,就像它主人的内心。
“——致娘唧唧的Scott,说话算数的Logan”
滚热的泪水从Scott的双眼中大颗大颗的涌出,滴落在金属上面,填满了七十年前的那行小字。远处的山峦透过小木屋的窗子,在夕阳中红得像血一样,耳边仿佛有那个男人毫不掩饰的得意大笑。
他又一次让Scott哑口无言,他总能做到这个,总能。
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只剩他一个人在屋里。Scott紧紧抱住了那颗炮弹,不知过了多久,才静默的走出门,站在Logan生活的小屋前。
夜幕已经悄然降临,七十年前的星光穿过漫长的宇宙,来到地球。Scott抬起头,他的上方是交织的无边星海,从这头奔流到那头,璀璨而明亮,就像他曾经告诉Logan的那样。
他终于可以碰到Logan了。
“现在是谁娘唧唧的,”他抚摸着炮弹上的字迹,温柔而有力,“我爱你,你也是。”


【后记】
写这一篇的时候,我是从后往前写,一边写一边忍不住难受(所以我是为什么)。在我看来,这一篇文里最令人难过的,是他们彼此相爱,也最终相遇,一句我爱你,却只能借由他人之口,整整错过了70年。但也是因为如此,他们彼此熟知。换一个时间,Logan和Scott相遇,又不一定是这样的故事。
我的历史不是太好,二战的通讯工具信息和战役的资料皆来自于网络,时间刻意模糊处理,不值得细究。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内心存了这么多虐梗,这也是我第一篇狼队文,更是第一篇非HE。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个属不属于BE,最终觉得,定义为非HE比较好。写的过程中,体会到一个虚拟的角色带来情感的共鸣,竟然远比活生生的人或事要强烈。
取名字的时候,原本是决定用《你的声音》,但是想了想,最终改成了《时空如恒星闪耀》。七十年的时间跨度,唯有Logan抬头那一瞬间看到的星空,会在七十年后落入Scott的眼里。
生活不总是美好的,不是吗?但是它将继续。
唯有恒星闪耀。

评论(2)

热度(124)